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她看見了他。是的,那天在街上,她看見了他。時間彷彿在那一刻凝住。熙熙攘攘的人群剎那凝定,她的眼裡只有他。 他叼著一根香煙,雙手斜插著褲兜,滿眼的落莫與頑韌,這些年不見他瘦了……不!那時他嗎?不!他那滿臉寫著成熟堅毅的人,怎麼會是他? 那時侯他和她還是少不更事的少年,十五六歲的年齡,花兒一樣的啊!他坐在她的旁邊,他的另一側,是另一個女孩。一到課間,他便奔向那綠茵場,隨著上課鈴聲的敲響,他總是帶者滿身的青草氣息與滿身微微蒸騰的汗息忽的坐在它的身邊,她喜歡他似歸人的感覺。雖然兩個人還保持著同桌兩個星期還未說一句話的記錄,但她對他帶給她的感覺,已有了淡淡依戀。那時侯,學生午休不許回宿舍,在教室裡她伏案作業,而他則枕著胳膊午睡。她還記得他那時的樣子,把臉側向她這邊,他尷尬;把臉側向另一邊,他還是尷尬:兩邊都是女孩子啊!於是他將兩隻胳膊直直的杵向前邊,拿下巴抵著桌子。那長胳膊長腿還努力彎彎的伏在桌子上的樣子真的好好笑。她收拾課桌,趴下午睡,臉朝著他。 她偷瞇著眼瞧他,多清爽的頭髮啊,長長彎彎的睫毛,高高挺挺的鼻子,白白淨淨的臉。他很突兀地轉過臉來,捕到了她停留的眼光,他一驚,爾後笑了,透明清澈的眸子,像一彎乾淨的泉。她嚇得趕緊轉過臉去,羞紅了耳根。 後來他沒畢業就隨父母轉學走了…… 她回過神來,望著眼前的他。他望見她的剎那,滿臉的驚愕,眼睛裡瞬時蓄滿了痛惜與不捨。但他馬上別過臉去,加快了步伐。擦肩的那刻,眼前的碎發刺痛了它的眼。 她始終沒有轉過身去,亦像當年他轉學時,往她手裡塞了母親給他的吊墜,讓她好好愛——他愛的她。然後吻了她的臉頰,便向她的身後飛奔去了…… 等待什麼,錯過,走過,愛了散了……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風乍起,天驟冷,校園滿地是飄落的金黃色的葉子。這是入冬後的第二天,我正想打電話讓母親為我準備好棉衣,待我周未回家去拿,可沒有想到,母親送來了。 不知母親在瑟瑟寒風中等了多長時間,她寧願自己受凍,也不讓女兒受一點苦,這就是我的母親! 母親為了不耽誤我上課,匆匆地走了,夕陽的餘暉將她的身影拉得長長的,她消失在小城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穿上棉衣,我立刻感受到了母親慈愛的味道,渾身熱血沸騰,溫暖像愛的洪流在我的心間蕩漾,洶湧澎湃。 在體會到母愛聖潔和偉大的同時,常常感覺處於十六歲的我,虧欠母親的太多太多。是母親,讓我的生命之樹沐浴在愛的陽光雨露之中。我生命的枝葉伸向了麗日晴空,享受到了生活彩霞般的絢麗,在幸福的同時,自己情不自禁地在心中默念—— 我願為您做什麼呢,親愛的母親! 我願為您洗一洗腳!這是一雙踏平生活坎坷的腳,是一雙春夏秋冬不間斷地在田里風裡來雨裡去的腳。不會忘記,六年前,初春後的一天,您送我上初中,湍急的河水擋住了我們的去路,您怕影響我上學,二話沒說,脫掉鞋子,挽起褲腿,蹚過冰雪融化後的河水,將我背過岸。冰得刺骨的河水使您的腿腳疼痛難忍,但您不說一聲苦,知道我能及時地走進課堂,您欣慰地笑了,笑容就像小河邊綻開的桃花那樣燦爛。但是,從那以後,您卻要不時忍受風濕性關節炎的病痛。 我可以為您揉一揉手!這是一雙勤於稼穡的手,是一雙日日夜夜不知疲倦操持家務而佈滿老繭的手。不會忘記,我剛上初中時,父親沉痾在身,為了湊足醫藥費和我的學費,沒有請別人幫忙,沒有動用機械,您一個人割完了六畝地的麥子,並種完了玉米,當時手上的血皰就有七八個。晚上,您為父親熬完藥之後,就為我趕縫衣服,枯坐燈下,飛針走線,針腳綿密,等我睡完一覺醒來時,看見牆壁上映出您佝僂的身影。您縫啊,縫啊,縫到了雞鳴三更,縫來了月落烏啼,縫進了絲絲縷縷的愛。我要揉去您手上那厚厚的老繭,那可是您辛勤操勞的符號喲! 我願為您捶一捶背!也許,在別人看來,您的脊背是那樣的瘦弱;但在我眼中,您的脊背是如此的剛強。春天,您挑一擔擔水走向東山上的田地,滋潤著一棵棵翠色慾滴的秧苗,扁擔壓彎了,而您的脊背沒有彎;鞋底磨穿了,而您的腳步依然堅定;山花凋謝了,而您的微笑依然動人。夏天,您挑一捆捆作物走在阡陌上,頭頂火辣辣的日頭,腳踩密麻麻的麥茬,汗水浸透衣裳,熱風吹在臉膛。秋天,您挑著一筐筐果實走在田塍,喜悅形於眉梢,甜蜜溢滿心房,笑聲掛在稻穗,自豪寫滿臉龐。冬天,您挑著一筐一筐肥料走在荒山野嶺上,將農家肥料填入一個個樹坑,成為遠近聞名的綠化模範,您發奮讓不毛之地成為花果山,荒山披錦繡,野嶺著新綠。您堅強的脊背迎來了五風十雨豐收歲,萬紫千紅農家春。 母親,請接受我的報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