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最讓人沉重的行程莫過於去南京大屠殺紀念館。那是一個難得的晴朗天氣。我們一行十人,一大早就離開無錫,彷彿心中裝著什麼未解的事情,匆匆向南京趕來。 和所有的江南大都市一樣,南京是美麗的,但他的恢宏與莊重、沉穩與豐富更能展示他作為六朝帝都的氣質和魅力。而這一切似乎並沒有轉移或減輕壓在每個人心上的某種份量,即使是從中山陵出來,這種感覺依然存在。當來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時,我似乎才明白這種感覺的源頭所在。 少年時代,南京大屠殺的故事就在我的心上留下了不滅的記憶,這種記憶的全部意義就是恐怖和殘忍,而這種恐怖和殘忍據說就是來自於東方一個叫做日本的國家,戚繼光的時候稱之為倭國,大清帝國的時候依然稱之為倭國。而就是這樣一個國家,卻在二十世紀的某年某月,在南京,一下子就屠殺了三十幾萬中國人。三十萬是個什麼概念,在一個少年的心中當然十分抽像,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很多很多,多到宛如滿天繁星。 斗轉星移,我相信每個有尊嚴和良知的中國人,都不會忘記那場人間悲劇,那種把活生生的人當成牲口一樣肆意屠宰和掩埋的惡行,也只有所謂高唱“大東亞”的那幫非人類幹得出來。歷史上,民族之間的戰爭與野蠻俯拾皆是,但像日本法西斯這樣慘無人道和滅絕人寰的行徑實屬罕見。一個民族能養育出這樣的軍隊,只能說這個民族的精神肌體或神經中樞出了問題。 這個季節並不是所謂的旅遊旺季,然而來紀念館的人很多,可以說摩肩接踵,絡繹不絕。我特別注意到,人流中有不少稚氣未脫的學生(大部分身穿校服),他們三三兩兩邊走邊看,時而低聲議論,時而默默無語。我不知道當他們看到眼前巨大的土坑裡那些層層疊疊的白生生的屍骨頭顱時,心裡都想些什麼,但我知道這與他們在課堂上、在操場上、在超市裡的所思所想肯定不同。 紀念館裡有一張照片,上面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學生在向民眾做抗日宣傳。我不知道這張照片的來歷,但我心裡很熱。我完全相信這是真的,因為在那個時代的中國,沒有哪個懂得照相技術的人會輕易褻瀆一顆童心,除非他不知童心為何物。站在這張照片前,更讓我感動和難以釋懷的是,孩子知道他是炎黃子孫嗎,知道他的祖國所遭受的人間劫難嗎?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他有千千萬萬幸福的同齡人,他的同齡人能聽懂他當年的慷慨陳詞嗎? 紀念館的外面矗立著一座很高的花崗岩雕像,基座的一面寫著“和平”兩個字。在凜冽的風中,在這樣的地方,“和平”兩個字似乎更叫人心裡沉甸甸的。這是因為,真正善良和熱愛和平的人都會注意到,在日本,時至今日仍有相當一部分人悍然為他們當年的罪行百般辯解;妄稱一衣帶水的中國為“惡鄰”者大有人在。筆者不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但也絕不相信真正的和平是所謂寬容和大度換來的,更不是無視歷史、祈求來的。半個多世紀以來,猶太民族對納粹分子在世界範圍內鍥而不捨的追捕世人皆知,成績斐然,而我們都做了些什麼呢? 一個強大的民族必須具備哪些基本要素,相信很多人心中有數,問題是,當我們把尊嚴和追求停留在口頭表述而不能同準則緊密相連時,我們還有尊嚴嗎?我始終不能理解的是,有不少國人寧可去日本背死人、忍饑挨餓備受屈辱,也不願在國內打拼屬於自己的天地;為什麼不少美女寧肯漂洋渡海委身一個日本矮子,也不願嫁給同胞中的七尺男兒?這難道僅僅是經濟的原因嗎?其中底細,筆者以為還是不要探究的好。 任何一座偉大的城市都是人類史上的一個童話,自然那些缺乏人氣而獸氣暗流湧動的城市,即使規模再大,科技含量再高,商業再繁榮,也難以稱之為偉大,它們當中所容納的,也許就是很多有朝一日再次把屠刀砍向人類的獸類。 南京!南京!走在每一條大街小巷,我疑心我的腳步都會踩著我的同胞,我的心有一種撕扯的感覺!但我知道我必須走,而且要像我的祖國那樣,盡量走得快些,走得踏實些,一直向前! 文章來源:泥人作坊 |林怡:真正的教育不著痕跡 | bearockstar的部落格 |阿龍的部落格 | 地瓜豬寫給豬娃的閒言碎語 |青年文摘·彩版 | 陳醫生的咖啡屋 |Crystal的BLOG | 棒棒「唐」的BLOG |孩子是腳 教育是鞋 |